股达人配资,安全配资荐选,期货保证金,配资服务,宜华健康负面消息不断财务数据有造假嫌疑
配资服务
创盈盘配资仁怀配资岳阳股票配资软件微趋势股票配资
采购
2020-07-11

由地产转型医疗综合服务的宜华健康今年以来负面消息不断,前有“场外配资炒自家股票爆仓”引发深交所问询,后有第二大股东林正刚因“违约”遭券商平仓,更为重要的是,公司这几年财务数据还存在造假的嫌疑。

宜华健康原本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其在2014年房地产市场收紧时进行了业务转型,由主营房地产转向了“医疗综合服务”,此后几年,一系列现金并购使得宜华健康的营收得到了快速增长,由2015年的10.31亿元快速增长到2018年22.04亿元。然而,相较于营收的持续快速增长,其归母净利润却在2016年创出7.43亿元高点后出现了明显下滑,2017年和2018年仅分别实现了1.74亿元和1.77亿元。截至2019年1季末,因持续并购,使得宜华健康商誉总额达到了19.27亿元,相较其24亿元账面净资产,商誉占净资产比例超过了80%。

一边是业绩持续不景气,另一边是今年以来负面消息不断。年初时,宜华健康曾被媒体曝出“用场外配资炒自家股票爆仓”,并引发深交所下发问询函。6月份,第二大股东林正刚又“被动减持”公司股票608万股,原因是林正刚因“违约”遭券商平仓。而就在公司陷入舆情风波时,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兼财务总监邱海涛在近日又突然宣布辞职,此举显然对企业的稳定发展是不利的。

对于这样一家负面消息缠身的企业,《红周刊》记者梳理其近几年财报数据时发现,宜华健康这些年以来的营收和采购方面数据从财务勾稽关系来看,是存在明显不合理性的,不排除有数据造假的嫌疑。

营收数据存较大疑点

在翻阅宜华健康2015年至2018年财报时,《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公司的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有些不太正常。

2015年至2018年,宜华健康营业收入分别为10.31亿元、12.96亿元、21.16亿元和22.04亿元,考虑国内增值税因素的影响,则宜华健康2015年至2018年的含税营业收入分别达到了.48万元、.21万元、.84万元和.56万元。

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宜华健康“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9万元、.53万元、.83万元和.01万元。而2015年至2018年,宜华健康预收款分别新增了-4719.55万元、4484.19万元、-530.45万元和-414.4万元。剔除预收款的影响,则2015年至2018年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84万元、.34万元、.28万元和.41万元。

将宜华健康2015年至2018年含税营收与现金流数据互相勾稽,则在2015年至2018年间,宜华健康的含税营收比现金流入金额多出.64万元、3553.87万元、.56万元和.15万元,理论上这些未收现的营收将形成新增债权,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中。

可事实上,在2015年至2018年中,宜华健康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63万元、.47万元、.92万元和.08万元,坏账准备分别为2076.09万元、2675.98万元、5545.05万元和9892.66万元,相应的原值分别为.73万元、.89万元、.69万元和.74万元。由此可推算出,2015年至2018年宜华健康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原值新增金额分别为.85万元、5426.16万元、.8万元和.05万元。

很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上新增债权差距明显,其中,2018年有.1万元的营收存在虚增嫌疑,而2015年则是莫名多出9947.21万元的债权。

此外,宜华健康仅在2016年和2017年年报披露了终止确认的银行承兑汇票数据。其中,2016年终止确认的银行承兑汇票金额为32.75万元,2017年为71.5万元。由此我们即便考虑票据背书的影响,仍无法解释上述数据的差异。

大额采购支出不明

除了营收方面数据存在疑点外,《红周刊》记者发现宜华健康的采购数据同样存在疑点。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8年,宜华健康向前5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7万元、.87万元、.68万元和.47万元,2015年至2018年前5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占总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为31.05%、29.5%、35.99%和21.94%,由此可推算出采购总额分别为.97万元、.31万元、.07万元和.8万元。考虑到增值税的影响,则2015年至2018年宜华健康的含税采购额分别为.39万元、.64万元、.77万元和.51万元。

2015年至2018年,宜华健康“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27万元、.68万元、.54万元和.51万元。同期的预付款分别新增了.74万元、.85万元、-1773.08万元和-.11万元。剔除预付款的影响,则2015年至2018年宜华健康用于采购的现金支出了.53万元、-1425.17万元、.62万元和.62万元。

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进行勾稽,则2015年至2018年宜华健康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之间的差额分别为.44万元、.48万元、.45万元和.18万元,理论上,这些差额部分将体现为新增债务。

可事实上,2015年至2018年宜华健康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新增额分别为.88万元、8477.64万元、9572.17万元和.06万元。显然,这一数据与理论金额是存在巨大差异的,分别相差了6670.56万元、.84万元、.28万元和-.88万元

在2015年至2018年中,宜华健康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分别新增.72万元、.1万元、.68万元和.64万元。而同期宜华健康构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分别为.27万元、3651.19万元、.59万元和.66万元。新增长期资产和现金支付之间的差额分别9068.45万元、.91万元、-.91万元和-.02万元。即使是考虑差额的影响,仍无法解释采购数据与应付款项之间的数据差异。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