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两月牵出抽屉协议:新三板企业成新时代证券的“造富工厂”?
配资流程
创盈盘配资仁怀配资岳阳股票配资软件微趋势股票配资
璧合科技
2020-05-30

近日,璧合股份日前以法人代表刘竣丰的名义,将督导券商新时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时代证券),以及此前参与公司定增的股东北京新时代宏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图基金)告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透过诉状书的内容,一部利用督导券商的身份,套路投资公司从而收割羊毛的大戏也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投资+督导”联动:以“抽屉协议”为手段的套路投资?

融资一直是企业无法回避的重要问题,与此同时,资本市场的抽屉协议、对赌协议等纠纷也大量出现。投资一直都有财务投资和战略投资两种类型,前者为了获得直接收益,后者主要是考虑长期发展价值(譬如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领域投资)。然而就目前看来,有些财务投资的吃相,着实有些难看。

从宏图基金排名股东第二位,到希望母公司新时代证券能够成为璧合股份的督导券商,引出璧合股份这一决定为自己埋下了定时炸弹。

2017年4月17日,是璧合科技2016年全年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披露的最后时间窗口(股转要求企业每年不得晚于4月30日披露年报),当日公司兴冲冲的把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报告及其其他全部材料文件发给新时代证券督导部门并让其按规定予以公告时,新时代证券却迟迟并没有回应。

之后在公司的持续追问之下,新时代证券督导部门无奈告知由于“领导盯上了”璧合这家公司,需要私下与公司负责人沟通。一周之后,新时代证券旗下的投资平台宏图基金代表姜某拿着一份补充协议来到璧合股份,要求公司加盖公章。该协议约定,璧合股份必须从2016年开始,往后连续三年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9000万和1.35亿元。如果任意一年没有完成对赌,须按10%的收益要求大股东进行股权回购。而根据一周前递交给新时代证券督导部门的2016年年度审计报告则明确表明璧合科技当年的利润仅仅为4000多万,与协议上的6000万存在明显差异。

此事引起了公司董事会的高度重视,并且由董事长和时任董秘分别向新时代证券以及宏图基金就协议内容进行了沟通求证,而当时新时代证券相关负责人给出的说法是这个协议只是为了应付内部风控系统,并不是真的要让大股东将来回购,关键是这个协议只有签署了,璧合的年报才能被放行披露,请企业自行斟酌。考虑到刚刚做完定向增发没多久,新增了众多知名股东,如果因为年报延期问题而遭到股转公司处罚,则得不偿失。因此,在百般无奈之下,璧合科技董事长刘峻丰不得已与宏图基金签署了这份匪夷所思的《股票发行认购协议之补充协议》。随后,璧合科技的年报在4月30日之前被正式披露。

要知道,当时璧合股份仍然处于IPO阶段,如果不按时披露年报的话就会面临行政处罚。此外,2016年的年报,是增发股份后的第一年年报,如果不能按时披露,增发投资人将直接质疑公司运营情况。正是在这两重巨大压力之下,迭加新时代证券给出了风控要求的合理解释,事情紧急,内因加上外因,璧合科技才不得已签下这份协议。

事已至此,真相大白。不得不说,好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众所周知,按照投资风险高低排列,股权投资的风险远远大于债权投资,而已经发生的股权投资是如何狸猫换太子变为债权投资呢?新时代的妙手回春似乎让笔者学到了什么。当然,直至东窗事发之前,除了新时代证券和其实控的宏图基金,其他所有早期和同期的投资者均对此事不知情。笔者不禁在想,这样做真的公平吗?

2018年11月29日,新时代证券再次利用璧合股份急于发出《出售资产的公告》的情况,逼迫刘竣丰向宏图基金公司支付回购款300万元。

如此巨大金额的股转债,新时代作为督导券商没有进行披露,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又一次在信息披露的关键时间点故伎重演,新时代证券对节奏的把握可以说是十分的精准,技巧炉火纯青。

作为一家准上市公司的督导券商,新时代证券的义务应当是督导企业在二级市场规范运作,履行信息及时披露的义务,完善公司治理机制,保护全体投资人利益,维护市场稳定。如果笔者没有查证错误,中国的证券监管体制对中小投资者的权益保护在过往和未来都是尤为看中。本案中排名第二位的定增投资者通过其关联券商“充分保障”了自身的权益,却对企业无所不尽其极的施加压力,从而变相要求企业隐瞒事实真相,欺瞒其他投资者,尤其是璧合股份背后的一百多位中小股民。试问,督导的意义何在?督导的真像为何?!一个真正公平、公证、公开的市场,是否真的被允许甚至鼓励金融机构既当选手又当裁判呢?如果是,那普通的股民何日才能在这样的游戏中全身而退呢?

倘若一心抱着上市美梦的璧合科技,万万没有想到却因此引狼入室,新时代证券如今俨然成了企业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样一部黑色幽默的悲剧,曾几何时成就了一段新三板的佳话,让“投资+督导”成为引领创新的名词,如今的新三板在泡沫破灭之后,才让企业看到了资本市场的丑恶一面。嗜血的机构也许不止新时代这一家,心力交瘁的企业也不仅是璧合股份。究竟是谁笑到最后笔者不得而知,但名利双收,互惠共赢在这样的环境下只能是一纸空谈般的信誓旦旦。敢问:何必当初呢?

不是所有协议都受保护:对赌可以,但合法才有效

作为一个非资深的股民,笔者在对此事件颇感兴趣的同时,也向北京市亚欧雍文律师事务所的相关律师请教了有关本案的一些问题:假设新时代证券私下与璧和股份签署对赌协议,除了签署协议的双方之外,所有的投资者及监管机构均不知情。是否符合通常意义上对抽屉协议的定义呢?律师回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四条第(二)款:"企业法人、事业法人作为联营一方向联营体投资,但不参加共同经营,也不承担联营的风险责任,不论盈亏均按期收回本息,或者按期收取固定利润的,是明为联营,实为借贷,违反了有关金融法规,合同是不符合规定的。

所以,虽然也是协议,但这份抽屉协议其内容本身就不符合监管的要求,所以自始至终都不能见光,所以抽屉协议本身就是违规的。

盈利的评估通常依赖于企业未来的业绩,未来无法准确预知时,健康可行不易特殊要求为目的的对赌往往会降低目标,尽量降低企业经营的负荷和投资人的损失风险。

本案中的股权投资变债权投资,在参与定增的股权投资完成后,宏图基金实质上就是作为璧合股份的股东身份而不是债权人,而根据《公司法》规定:股东可从公司获得财产的途径只能是:依法分配利润、减资退股、清算分配剩余资产,除此之外股东无权直接从公司取得其它,否则是对公司债权人和其他股东权益的损害。

投机倒把,触碰的也许不仅仅是道德底线,或许还有法律红线。让我们拭目以待。

新时代证券“前科”累累:失了信的督导市场难容

2017年2月,新时代证券因内控不完善,被北京证监局点名批评。

新时代证券因内控不完善,被北京证监局采取监管措施。原因就是新时代证券管理的某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融资回购到期时,资金未及时转入相关账户,导致发生2次客户资金账户透支,透支金额分别为768.11万元、3873.49万元,占用了公司其他客户的资金。

2017年6月,因保荐书虚假记载,新时代证券被严重处罚。

证监会指出,新时代证券作为登云股份IPO的保荐机构,在执业过程中未勤勉尽责,未发现登云股份申请文件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因此出具的《发行保荐书》等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违反了《证券法》第11条的规定。因此,证监会决定责令新时代证券改正,给予警告,没收业务收入1676.96万元,并处以1676.96万元罚款,合计被罚超过3300万元。

2017年11月,天津证监局发布对新时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起因则是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17泰达债”募集说明书对截至2015年底对外担保情况披露不完整。而新时代证券是本次发行提供专业服务的牵头主承销商,在尽职调查过程中,未能结合发行人提供的担保信息资料及年度间存在的明显差异情况对其他中介机构出具的专业意见进行审慎核查,未认真履行主承销商应尽的勤勉义务。

上述种种违规受罚表明,新时代确实“艺高人胆大”,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而正是由于像新时代证券这样的无良券商存在,不仅公司难以顺利上市,还会让公司背负上巨大的债务风险,断送了企业的希望和前程,坑害了公众股东,到头来留下一地鸡毛。这种不负责任的投机行为,可以说是当今金融市场混乱、失信的部分根源之所在。因此笔者呼吁有必要对这种累教不改的无良券商从重处罚,以儆效尤,切实保护广大投资者和股民的切身利益,净化市场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