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天风证券股价雪崩:保业绩员工两年未发奖金 子公司爆雷总经理被传潜逃
配资流程
创盈盘配资仁怀配资岳阳股票配资软件微趋势股票配资
黑马
2020-05-29

中国网财经10月25日讯(记者 郭美岑)“两个跌停,太不争气了 币幻天风证券的散户股东跟中国网财经记者这样吐槽,而天风证券的市值也随着两个跌停,从400多亿元蒸发到300多亿元。

从寂寂无名的超小券商到中小券商跑出来的一匹“黑马”再到成功上市,天风证券用了13年的时间。13年的顶峰就是上市钟声敲响的那一刻,但一派盛世之景下掩盖的阴暗却无人知晓。

今年年中,天风证券子公司天风天睿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风天睿”)的总经理韩雨佳就已经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市场流言纷纷,有传“韩雨佳举家逃往海外”,有传“逃了又被抓了回来”,韩雨佳主投5700万元的项目颂大教育的主办券商公告上犹显示着跟他个人的法律纠纷公告,而作为上市公司的天风证券却很淡定,仅在天风天睿高管一栏删除了韩雨佳的所有信息,对外界不曾有任何只字片语的解释。

“我们已经有将近三年的时间没有拿到奖金了 碧旆缰と内部员工无奈地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叹气道。

解禁期到市值暴跌,子公司总经理下落成谜,员工奖金遥遥无期,加上行业寒冬,市场萧条,不禁让人为天风证券的未来捏了一把冷汗。

5700万元的烂摊子

2018年4月9日,天风天睿通过旗下的天风汇盈壹号和天风汇城基金,向新三板公司——武汉颂大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颂大教育”)进行共计5700万元的投资。据记者了解,天风证券内部都知道这个项目是韩雨佳主投的,不仅身体力行给予金钱支持还向内部号召承销团队帮颂大教育融资,可惜几个投资机构看过之后都觉得“利润水分太大”、“盈利模式可持续性担忧”,所以乏人问津。而韩雨佳砸了半个多亿进去,成为了颂大教育的董事,那时候颂大教育对外造势给人的感觉似乎离IPO只有那么一步之遥,谁也不曾想这一步就再也没迈得出去。

据悉,颂大教育在去年接受近一年半的上市辅导以后,突然宣布终止IPO。随后,颂大教育被曝出做市商接连退出、公司实控人徐春林股权被司法冻结、全资子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等一系列问题。

等到2018年12月31日,颂大教育累计亏损2.41亿元,这离它拿到5700万元仅仅相隔8个多月。今年7月1日,颂大教育的证券简称变更为ST颂大。

今年2月11日,颂大教育的主办券商也终于坐不住了,发布风险提示性公告,其中指出,公司控股股东徐春林与公司董事韩雨佳存在股权转让协议纠纷,徐春林作为原告方将韩雨佳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决转让协议无效。至此,韩雨佳和颂大教育的恩怨情仇才彻底被推到前台。

韩雨佳算是天风证券的风云人物,据江湖传言当年新三板最火的时候他拉来了1000多万元的投资杀进新三板,正值行情水涨船高,一路厮杀拼抢才有了天风中小企业服务中心这个部门,功成之后韩雨佳转去天风天睿。颂大教育2018年年报显示,韩雨佳历任天风证券新三板业务负责人,现任天风天睿总经理、天风汇盈(武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武汉颂大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然而,在天风天睿官网中,韩雨佳这三个字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管理团队”部分只介绍了董事长及三位副总经理的信息。天风天睿本身也摇摇欲坠。

天风天睿成立于2013年,从事管理或受托管理股权类投资并从事相关咨询服务业务。

2018年年报显示,2017-2018年,天风天睿分别实现营收2.57亿元和2.37亿元,实现净利润2246.22万元和1920.89万元,营收、净利均同比下滑。2019年上半年,天风天睿业绩更是大幅下降,营收为6299.26万元,同比下降29.72%;净利润为-331.1万元,同比减少394.49%。

两年未发员工奖金

子公司爆雷亏损,母公司市值大幅度缩水。

10月21日、22日,天风证券连续两日开盘跌停,市值从400多亿元蒸发到300多亿元。某证券行业分析师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这两天(跌停)主要与限售股解禁有关系,因为它之前的估值普遍偏高。”据悉,天风证券10月15日曾发布公告,公司18.35亿股解禁,均为IPO前的限售股东。

对此,在连续两日跌停后的22日晚间,天风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22日接到共计23家限售股解禁股东函致表示,基于对天风证券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及对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看好公司发展前景,短期内不减持,并将长期持有天风证券部分股票。上述股东持股数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5.14%、 占此次限售股解禁数的70.98%。

公告意在解释大部分的股东还是对天风证券的未来充满信心的,股东们是否对天风证券未来持肯定态度我们无从得知,但部分员工,尤其是一线员工的怨声载道是肯定的,原因很简单——“我们2017年的奖金到现在也没有发,2018年也没有,2019年估计也够呛,因为离职的员工尚且没有拿到所有奖金,公司要上市,需要我们的奖金做业绩支撑。”综合了三位天风证券在职员工,中国网财经得到这样的回复。

据天风证券今年2月21日发布的累计涉及诉讼事项的公告显示,公司与王红、郭敏等前员工仍存在劳务纠纷。对于劳务纠纷的具体原因,某天风证券在职员工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具体原因不清楚,有可能是裁员引起的,整个市场不太好,券商裁员比较常见,我所在部门就裁撤了三分之一。”

前述分析师却对这一现象表示理解,他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天风证券挖了很多人,当时承诺了很多薪水和奖金。天风去年才成功上市,首年要保证利润不能亏损,导致很多业绩承诺不能兑现。与其说克扣不如说天风原来给的工资太高,薪酬管理不到位。而且2016、2017、2018这几年行情都不太好,特别是2018年行情非常差,它又是2018年才上市,各方面条件之下就导致它没法兑现当初的承诺。”

连续下滑的净利润

天风证券的上市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早在2014年9月26日,天风证券的首发辅导就已经备案登记获受理。2015年12月17日,天风证券招股书申报稿首次报送至证监会,并于8天后在证监会官网正式披露。

然而,之后的两年里,天风证券两次中止审查,原因分别是2016年受主承销商受罚的影响而中止审查,以及2017年3月因更换保荐代表人而提出中止审查。

随后,天风证券在2017年11月27日才对招股书进行更新。

2018年5月3日,天风证券成功过会。但直至当年的9月7日,才拿到IPO批文。

原定于2018年9月18日发行,却因为天风证券市盈率高于行业均值而被迫推迟3周发行。

终于熬到2018年10月19日,天风证券正式于上交所上市,然而,天风证券的发行属于“破净”发行,并创下了“A股历史上发行价最低的券商股”纪录。

截至发稿前,天风证券的市值达到326亿元,动态市盈率为136倍,可比的同行业上市券商中,中信证券这个数据为25.77倍,广发证券为18.65倍,国金证券为22.84倍,招商证券为18.29倍。算起来天风大概是同行们的5倍左右,这个明显的差距让人对天风的盈利模式充满好奇。

从整体来看,天风证券的业绩不容乐观。2016年-2018年,天风证券营业收入分别为30.98亿元、29.86亿元、32.7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72亿元、4.1亿元、3.03亿元。2018年的营收虽然增长9.75%,但归母净利润却下降了26.16%。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为18.14亿元,同比增长了34.55%;归母净利润为1.68亿元,同比减少了27.5%。

其中,经纪业务的营收在不断增加。2016-2018年,该业务分别带来收入6.77亿元、10.82亿元、12.11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比重分别达到21.84%、36.24%、36.95%,两项指标均在逐年上升。但这也意味着,天风证券“靠天吃饭”的风险仍在不断扩大。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从2018年到现在,天风证券保荐的公司中,仅有北京安博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功上市。

对天风证券未来的盈利点,前述分析师坦言“不太能看到,但未来头部券商竞争优势更明显,中小券商经营难度持续加大。”

中国网财经记者试图对天风证券进行采访,然而,董事长余磊的曾用电话连续一个星期处于关机状态,董事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收到采访函后就不再接电话,董秘诸培宁在听到“天风天睿”这四个字时就迅速挂断电话,之后对所有电话短信只字不回。

中国网财经将对天风证券保持持续关注。

天风证券 韩雨佳 颂大教育 天风天睿 徐春林